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www660678香港王中王 > 正文
1952年“五虎将”之首逃到印尼当教员蒋介石少在外丢人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8-18

  1948年的淮海战役中,7大兵团在中原战场节节败退,仅55天就彻底被彻底击溃,兵团司令黄百韬、邱清泉兵败身死,杜聿明、黄维等人被活捉,7大兵团的总指挥、徐州“剿总”司令刘峙知道蒋介石不会轻易饶恕他这个败军之将,1949年底,他惶惶如丧家之犬一般,带着自己的妻儿家小来到香港寓居。

  此后,被蒋介石彻底抛弃的刘峙带着三姨太黄佩芬以及他俩的四个子女前往印尼寄居。

  为了养活一家子人,刘峙与黄佩芬在当地一家华文小学谋了份职业,曾经风光一时的上将在小学里当了五门课的兼职教员,还要手拿大陆印的历史课本给小学生们讲授他被打得一败涂地、亏光55万军队的淮海战役,却也咬牙坚持了下来。

  1952年,因有人冒充刘峙在海外发表谈话,刘峙愤而投书报纸,让蒋介石找到了他的下落,这才把他召回台湾,给了个闲职安身,以免他在外给丢脸。

  刘峙是江西吉安县庙背村人,出生于1892年6月,他的身世很有点凄凉,就在他出生的第二年春天,父亲因稻田放水与村中恶霸发生争执,被人用锄头打死在雷公桥下,连尸体都被水冲走了,此时的刘峙还不会说话。

  刘峙母亲曾氏在村中无依无靠,一段时间后,亲友接济也指望不上了,她只能带着刘峙离村来到吉安城里,在一家爆竹店帮工,后来嫁给了店主,不料,没多久店主暴病身亡,为了拉扯儿子,曾氏再次改嫁,这次嫁的是一个驻扎在吉安城的清军统带黄小山。

  黄小山是湖南人,在老家已经娶妻,与曾氏算是一对“战地鸳鸯”,不久,黄小山卸任回乡,想把曾氏母子也带回去,而曾氏不愿到黄家作妾,坚持留在江西吉安,黄小山就把已经改名“黄谊本”的刘峙带回了湖南泸溪老家,交给自己的发妻唐氏抚养。

  黄小山对这个继子很有情义,不但送他去私塾、观澜书院、浦市高等小学堂读书,1905年冬天,还把年仅13岁的刘峙带到日本游学,这让刘峙大开眼界,立志要外出留学。

  黄小本发妻唐氏对刘峙表面也不错,但内心终究还是向着自己的亲生子女,刘峙有时难免受委屈,从小漂泊不定、寄人篱下的成长经历,养成了刘峙隐忍的个性,也让他学会了察言观色。

  正当刘峙兴冲冲准备去日本读书时,黄小山因病去世,刘峙失去了经济上的靠山,1907年,15岁的刘峙投笔从戎,考上了湖南陆军小学第三期。

  在学校里,因为他的外乡口音,常受同学嘲弄甚至欺凌,而刘峙认为“为人浑厚容物、自有好处”,因此他以忍耐作为立身处世之本,并不与他人针锋相对。

  1911年,刘峙升入武昌陆军中学第三期,不久加入学生军,参加了武昌起义。

  1914年,22岁的刘峙考入保定军校第二期步兵科,与熊式辉、陈继承等人成了同学,毕业后曾前往广州参加“护国运动”,也因此留在广州,成了黄埔军校的第一批战术教官。

  1935年4月,蒋介石任命了中央军五名陆军上将刘峙、顾祝同、蒋鼎文、陈诚、卫立煌),人称“五虎上将”。

  刘峙是“五虎将”之首,当时他还兼任河南省主席,年仅43岁,风光一时无两,倍受军界大员们的羡慕,认为他是个“福星高照”的“福将”。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刘峙出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在平汉路被日军打得一溃千里,得了个外号“长腿将军”。

  1946年,刘峙手下部队在定陶被刘邓大军全歼,蒋介石一怒之下,夺了他的兵权,1948年淮海战役前夕,由于白崇禧撂挑子,蒋介石接受何应钦推荐,起用刘峙当徐州“剿总”司令,刘峙感激涕零,称:“要我做官,不能奉命;要我拼命,义不空辞!”

  “徐州是南京的大门,应该派一员虎将把守。校长不派一虎,也应该派一狗,如今派一只猪,眼看大门也要守不住了。”

  两个月后,这个“猪头将军”果然丢了徐州,他既舍不得死,又没脸见蒋介石,就前往香港当起了寓公。

  陪同刘峙前往香港的是他的三姨太黄佩芬,以及他与黄佩芬所生的四个幼小子女。

  刘峙的结发妻子叫杨庄丽,1911年,刘峙升入武昌陆军中学后,在生身母亲的张罗下,娶了一个江西吉安的同乡女子杨庄丽为妻,杨家是打草鞋的,杨庄丽与他同龄,身材高壮、个性专横,但有一点她与刘峙气味相投,那就是两人都爱钱如命。

  1915年,刘峙从保定军校毕业后,先到东北军当见习排长,因不堪歧视,请长假回老家闲居,从此脱离东北军。刘峙刚回家时身无分文,穿着和讨饭的差不多,杨庄丽特地为他做了新衣、精心照顾。后来刘峙打算前往广州投军、参加护法运动,杨庄丽又到处帮他筹集路费。

  刘峙在广东获得重用后,写信接妻子相聚,杨庄丽嫁给刘峙多年,未能生出一儿半女,就托人买了个广东石城的陈氏女子为刘峙作妾。

  陈氏进门后连生六个子女,不过,为人强势的杨庄丽只让这些孩子叫陈氏为“姨娘”,而必须称呼杨庄丽为“妈妈”,如果有客人称陈氏为“刘太太”,杨庄丽就会当众不客气地纠正:“她是姨太太,我是刘太太。”陈氏和杨庄丽一样不识字、长相平平,在家没什么地位,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没留下来。

  由于两个夫人都没文化,在河南时,杨庄丽不得不托人请了一个年轻的女教师黄佩芬来辅导这群孩子读书,让杨庄丽没想到的是,这个黄佩芬能量非凡,竟然在她眼皮底下抢走了丈夫。

  黄佩芬也是吉安人,她曾在上海美专、北师大等学校读书,既有几分气质姿色,也有文艺才能,她能写能画,还能拉琴唱歌。

  来刘家任教不久,黄佩芬就与男主人刘峙生出了感情,她仰慕刘峙威风凛凛的上将身份,刘峙欣赏她的聪明漂亮,两人瞒着大太太,秘密通信多年,暗通款曲。

  时间长了,杨庄丽多少有点察觉,抗战爆发后,刘峙把家小全都送到重庆,杨庄丽就借此机会辞退了黄佩芬,只带着陈氏和几个子女去了重庆。

  重庆卫戍区司令,巴结杨庄丽的人很多,她每天都在牌桌上度过,一天至少打16圈麻将,不少有求于她的人就在牌桌上故意输给她,加上杨庄丽爱钱、也会投资,她把刘峙在河南主政多年搜刮来的民脂民膏,都以本名或化名在南京、上海、蚌埠、新清、汉口、长沙、南昌、吉安、九江等地购买了大量房产、地皮和盐井、盐田,据统计,总价值不下于500万大洋,令刘峙成为最富裕的将军。

  就算如此,刘峙与杨庄丽夫妇仍然欲壑难填,刘峙不但平时利用职务之便长期贪污索贿,甚至还大发“死人财”。

  当时日机经常轰炸重庆,导致重庆发生过一次“防空隧道惨案”,大批躲避日机空袭的民众在防空隧道里因缺氧和踩踏而死,刘峙手下的重庆宪兵去抢救时,却趁机在尸体身上搜索财物,甚至把还没死透的百姓用手掐死。

  负责宪兵队的姜吟冰和刘吉龙把这些抢来的手表、首饰、钱包集中运往刘峙家,交到杨庄丽手中,一连运了三次。

  正好当时黄佩芬已经来了重庆,成了刘峙的“三姨太”,她认为这些钱自己也该有份,就上门大闹,终被新闻记者发现刘峙、杨庄丽夫妻发“死人财”的恶行。

  新闻见报后,舆论哗然,而刘峙却未受什么处分,仅被免去重庆防空司令的兼职,不久还接替李宗仁之位,升任为第五战区司令。

  抗战前期,黄佩芬被杨庄丽从家赶走后,仍与刘峙通信不断,1941年春天,刘峙安排手下护送黄佩芬从合川来重庆,入住长江旅馆,还特地托人买了一幢别墅准备“藏娇”。

  黄佩芬赶紧打电话报告刘峙,刘峙立刻让自己的副官带专车前去旅馆,把黄佩芬接到化龙桥早已布置好的小公馆,并对他的办公室主任唐志华交代:“杨庄丽由你武力监视说服,黄佩芬也由你保护。”

  杨庄丽闻讯后非常恼火,直接跟刘峙摊牌,让他只能二选一,要么写休书给她,让她带着刘峙的六个子女单独生活,要么把黄佩芬赶走,事实上,她是想挟六个子女当筹码,逼迫刘峙与黄佩芬分手。

  不料刘峙对黄佩芬竟有几分真情,他当即答应给年近半百的杨庄丽写“休书”,连自己的亲生孩子也不要了,这让杨庄丽彻底傻了眼,只得默认黄佩芬的存在。

  而黄佩芬为人却也很有几分手段,她手腕灵活,很快拉拢了刘峙的一些亲信,还把自己的四个弟弟、一个妹妹都安排到刘峙手下,捞到不少肥缺,最后连杨庄丽的侄儿也收买了过来,刘峙家主内的大权从此转到了黄佩芬手中,杨庄丽则被冷落到一旁。

  不过,摆脱杨庄丽后,刘峙昔日接连升官发财的“好运”似乎也消失了,1946年,他因手下第三师被刘邓大军全歼,受到撤职处分,前往南京担任了一个“战略顾问委员会”上将委员的闲职。

  1948年底,淮海战役前夕,蒋介石慌不择人,起用刘峙为徐州“剿总”总司令,消息传出,军界悲观不已,刘峙上任第9天,开封就被解放军陈毅、粟裕部攻克,一个多月后,蒋介石110万人马组织的7大兵团在淮海战役中一败涂地,战事还没结束,刘峙就把烂摊子丢给副总司令杜聿明,自己匆匆逃往南京,坐实了“猪头将军”之名。

  他不敢去面见蒋介石,带着黄佩芬母子五人先回吉安老家住了一段时间,接着又前往广州,1949年9月20日,刘峙、黄佩芬带着四个孩子来到香港寓居,而杨庄丽则带着其他刘家子女一起去了台湾,由于刘峙和黄佩芬带的钱财不少,因此日子也还安逸。

  1950年3月,刘峙在报上看到蒋介石在台湾重新就任“总统”,就特地联合流落香港的何成浚、陈武民等人联名致电祝贺,没想到,蒋介石一看到电报,怒从心头起,想起自己还没有追究刘峙兵败淮海的责任,当即以“滞港久不归队”的罪名撤去他一切职务。

  而他彻底失势的消息传开后,流亡香港的昔日部属也纷纷拿他出气,不少人登门强拿硬取,声称刘峙从内地卷走的财物里也有他们一份,刘峙向香港警方报案,说自己遭到盗匪抢劫,而警方却懒得管这些军官之间的纠纷。

  刘峙失去一大笔钱不说,自觉子女幼小,这样下去在香港树大招风、很不安全,就接受印尼华侨实业家丘元荣的邀请,1950年9月前往印尼定居。

  不料进入印尼海关后,他连遭勒索,行李在几次检查中被洗劫,出海关后,他发现随身不离的钱包也不见了,因此来到印尼安家后,刘峙的百万家产已经所剩无几,到达雅加达后,他连房子都买不起,只得在丘元荣提供的“招待所”安身。

  来雅加达后,刘峙变卖了一些金银准备做生意,可他不是做生意的料,几番折腾下来,成了真正的贫民,无法在物价昂贵的雅加达生活,只能迁往一百多公里外的茂物市。

  为了养家糊口,黄佩芬重新出来教书,在茂物的一家华侨小学当汉语老师,刘峙在家闲居,和四个孩子都靠黄佩芬的薪水糊口,总算在印尼生存了下来。

  1952年初,黄佩芬的娘家人有急事,发电报让她前往香港,刘峙怕黄佩芬因为请假的缘故丢了工作,就去找校长商量,说自己可以帮妻子代课。

  刘峙少年时读过私塾,后来读过陆军中学和保定军校,还在黄埔军校当过军事教官,口才颇佳,又见过大世面,面对一群华侨小学生,他的历史、国文、军事知识当然是够用的,因此,上课时刘峙侃侃而谈、旁征博引,让这群小学生觉得胖爷爷的课上得非常生动有趣,很长知识,学校的老师们也觉得他“满腹经纶”、无所不知。

  校长非常欣赏刘峙的口才,等黄佩芬从香港回来了,他仍挽留刘峙在校当老师,能挣两份薪水,家里的日子当然会宽裕很多,于是,昔日统率百万大军的堂堂国军上将总司令就这样成了印尼的小学老师。

  此后,他一口气教了五门课:作文、历史、汉语、地理、尺牍五门课程,都很受学生欢迎,由于担任了主课老师,教学量大,刘峙的薪水也比教美术、音乐的妻子高出不少,从此过上了稳定的生活,

  不过,让刘峙感到有点尴尬的是,当时印尼华侨小学的课本都是从中国大陆买来的,近代史课本上写到“淮海战役”的那一段,他怎么讲,都觉得脸上挂不住,语文课本上的人物也有不少是他的死对头,刘峙讲课和改作业时内心总是百感交集、难以言表,于是,他多次写信向印尼教育部华侨司交涉,最终说服他所在的华侨学校改用台湾出版的小学课本,此事后来也成为他多次向台湾当局表忠心和夸功的本钱。

  1953年,刘峙发现报纸上有人冒充他的名义发表政治观点和谈话,一了解才知道,此人是他保定军校同学的弟弟,误以为刘峙早不在人世了,因此冒名发表谈话,刘峙当即投书报纸,表明“真刘峙”仍在人间,由不得“假刘峙”冒充。

  这番真假李逵的新闻闹开后,蒋介石才发现刘峙已经跑到了印尼,还当了个小学老师,深感刘峙丢人现眼。

  虽然他对刘峙兵败淮海之事仍然耿耿于怀,但考虑到刘峙毕竟曾是“五虎上将”之首、在海内外有一些政治影响力,倘若长期流落在海外,失意碰壁久了,哪天脱口说出些不好听的,闹出些政治笑料,就更难堪了。

  于是,在何应钦的说情下,1953年8月,蒋介石让人发函给刘峙,表示会接纳刘峙与家人入台,还给他寄去了旅费和“入台证”。

  刘峙接信后,激动不已,1953年11月6日,他与黄佩芬一行六人取道雅加达、曼谷、香港前往台湾,见到蒋介石后,蒋介石劈头盖脸把他训斥一顿,骂他在外丢人,然后给了他一个台湾“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的闲职。

  从此,刘峙过上了每天看闲书、写回忆录的退休生活,几年后居然整理出一部《我的回忆》,其中对印尼当小学教员的生活颇津津乐道,大约那是他一生中才华最被认可的时期,由于没钱出版,刘峙的这本回忆录以油印本形式在昔日同僚、部下中传阅了很久,后来才被出版商看中。

  1965年,与他患难与共多年的黄佩芬因病去世,受此打击,刘峙更加落落寡欢,直到1971年在台湾病逝,终年79岁。